我为什么建议孩子从小多读文史哲?(龙应台)

飞翔于天

来自: 飞翔于天(等待落花盛开的时节/秋去秋来) 2019-09-04 15:04:53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飞翔于天

    飞翔于天 (等待落花盛开的时节/秋去秋来) 2019-09-04 15:05:32

    哲学:迷宫中望见星光让人学会发问

    哲学是什么?我们为什么需要哲学?

    欧洲有一种迷宫,是用树篱围成的,非常复杂,你进去了就走不出来。不久前,我还带着我的两个孩子在巴黎迪士尼乐园里走那么一个迷宫,进去之后,足足有半个小时出不来,但是两个孩子倒是有一种奇怪的动物本能,不知怎么的就出去了,站在高处看着妈妈在里头转,就是转不出去。

    我们每个人的人生处境,当然是一个迷宫,充满了迷惘和彷徨,没有人可以告诉你出路何在。我们所处的社会,尤其是“解严”后的台湾,价值颠倒混乱,何尝不是处在一个历史的迷宫里,每一条路都不知最后通向哪里。

    就我个人体认而言,哲学就是,我在绿色的迷宫里找不到出路的时候,晚上降临,星星出来了,我从迷宫里抬头望上看,可以看到满天的星斗;哲学,就是对于星斗的认识,如果你认识了星座,你就有可能走出迷宫,不为眼前障碍所惑,哲学就是你望着星空所发出来的天问。

    掌有权力的人,和我们一样在迷宫里头行走,但是权力很容易使他以为自己有能力选择自己的路,而且还要带领群众往前走,而事实上,他可能既不知道他站在什么方位,也不知道这个方位在大格局里有什么意义;他既不清楚来的走的是哪条路,也搞不明白前面的路往哪里去;他既未发觉自己深处迷宫中,更没发觉,头上就有纵横的星图。

    这样的人,要来领导我们的社会,实在令人害怕。其实,所谓走出思想的迷宫,走出历史的迷宫,在西方的历史里头,已经有特定的名词,譬如说,“启蒙”,十八世纪的启蒙。所谓启蒙,不过就是在绿色的迷宫里头,发觉星空的存在,发出天问,思索出路、走出去。对于我,这就是启蒙。

    所以,如果说文学使我们看见水里白杨树倒影,那么哲学,使我们能藉着星光的照亮,摸索着走出迷宫。

  • 飞翔于天

    飞翔于天 (等待落花盛开的时节/秋去秋来) 2019-09-04 15:06:12

    历史:沙漠玫瑰的开放使人的眼界升级

    我把史学放在最后。历史对于价值判断的影响,好像非常清楚。鉴往知来,认识过去才能以测未来,这话都已经说烂了。我不太用成语,所以试试另外一个说法。

    一个朋友从以色列来,给我带了一朵沙漠玫瑰。沙漠里没有玻瑰,但是这个植物的名字叫做沙漠玫瑰。拿在手里,是一蓬干草,枯萎的、干的、死掉的草,这样一把,很难看。

    但是他要我看说明书。说明书告诉我,这个沙漠玫瑰其实是一种地衣,针叶型,有点像松枝的形状。你把它整个泡在水里,第八天它会完全复活,把水拿掉的话,它又会渐渐干掉,枯干如沙,把它再藏个一年两年,然后哪一天再泡在水里,它又会复活。这就是沙漠玫瑰。

    好,我就把这个团枯干的草,用一个大玻璃碗盛着,注满了清水,放在那儿。从那一天开始,我跟我两个宝贝儿子,就每天去探看沙漠玫瑰怎么样了。

    第一天去看它,没有动静,还是一把枯草浸在水里头,第二天去看的时候发现,它有一个中心,这个中心已经从里头往外头,稍稍舒展松了,而且有一点绿的感觉,还不是颜色。

    第三天再去看,那个绿的模糊的感觉已经实实在在是一种绿的颜色,松枝的绿色,散发出潮湿青苔的气味,虽然边缘还是干死的。它把自己张开,已经让我们看出了它真有玫瑰形的图案。

    每一天,它核心的绿意就往外扩展一寸。我们每天给它加清水,到了有一天,那个绿色已经渐渐延伸到它所有的手指,层层舒展开来。

    第八天,当我们去看沙漠玫瑰的时候,刚好我们邻居也在,他就跟着我们一起到厨房里去看。这一天,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完整的、丰润饱满、复活了的沙漠玫瑰!我们三个疯狂大叫出声,因为太快乐了,我们看到一朵尽情开放的浓绿的沙漠玫瑰。

    这个邻居在旁边很奇怪地说,“这一把杂草,你们干嘛呀?”我楞住了。

    是啊,在他的眼中,它不是玫瑰,它是地衣啊!你说,地衣再美,美到哪里去呢?他看到的就是一把挺难看、气味潮湿的低等植物,搁在一个大碗里;也就是说,他看到的是现象的本身定在那一个时刻,是孤立的,而我们所看到的是现象和现象背后,一点一滴的线索,辗转曲折、千丝万缕的来历。

    于是,这个东西在我们的价值判断里,它的美是惊天动地的,它的复活过程就是宇宙洪荒初始的惊骇演出。我们能够对它欣赏,只有一个原因——我们知道它的起点在哪里。知不知道这个起点,就形成我们和邻居之间价值判断的南辕北辙。

    不必说鉴往知来,我只想告诉你沙漠玫瑰的故事罢了。对于任何东西、现象、目题、人、事件、如果不认识它的过去,你如何理解它的现在到底代表什么意义?不理解它的现在,又何从判断它的未来?

    对于历史我是一个非常愚笨的、非常晚熟的学生。四十岁之后,才发觉自己的不足。写“野火”的时候,我只看孤立的现象,就是说,沙漠玫瑰放在这里,很丑,我要改变你,因为我要一朵真正芬芳的玫瑰。

    四十岁之后,发现了历史,知道了沙漠玫瑰一路是怎么过来的,我的兴趣不再是直接的批评,而在于:你给我一个东西、一个事件、一个现象,我希望知道这个事件在更大的坐标里头,横的跟纵的,它到底是在哪一个位置上,在我不知道这个横的跟纵的坐标之前,对不起,我不敢对这个事情批判。

    了解这一点之后,对这个社会的教育系统和传播媒体所给你的许许多多所谓的知识,你发现,恐怕有百分之六十都是半真半假的的东西。

    比如说,我们从小就认为所谓西方文化就是开放的、民主的、讲究个人价值反抗权威的文化,都说西方是自由主义的文化。用自己的脑子去研究一下欧洲史以后,你就大吃一惊:哪有这回事啊?西方文艺复兴之前是一回事,文艺复兴之后是一回事;启蒙主义之前是一回事,启蒙主义之后又是一回事。

    然后你也相信过“中国两千年专制”——你用自己的脑子研究一下中国历史就发现,咦,这也是一个半真半假的陈述。

    中国是专制的吗?朱元璋之前的中国,跟朱元璋之后的中国不是一回事的;雍正乾隆之前的中国,跟雍正乾隆之后的中国又不是一回事的。那么你说“中国两千年专制”,指的是哪一段呢?

    这样的一个斩钉截铁的陈述有什么意义呢?自己进入历史之后,你纳闷:为什么这个社会给了你那么多半真半假的“真理”,而且不告诉你这些是半真半假的东西?

    对历史的探索势必要迫使你回头去重读原典,用你现在比较成熟的、参考系比较广阔的眼光。我们不可能知道所有前人走过的路,但是对于过去的路有所认识,至少是一个追求。重读原典使我对自己变得苛刻起来。

    有一个作家在欧洲某个国家的餐厅吃饭,一群朋友高高兴兴地吃饭,喝了酒,拍拍屁股就走了。离开餐馆很远了,服务生追出来说:“对不起,你们忘了付帐。”作家就写了一篇文章大大地赞美欧洲人民族性多么的淳厚,没有人怀疑他们是故意白吃的。要是在咱们中国的话,吃饭忘了付钱人家可能要拿着菜刀出来追你的。

    我写了篇文章带点反驳的意思,就是说,对不起,这可不是民族性、道德水平或文化差异的问题。这恐怕根本还是一个经济问题。比如说如果作家去的欧洲正好是二次大战后粮食严重不足的德国,德国待者恐怕也要拿着菜刀追出来的。这不是一个道德的问题,而是一个发展阶段的问题,或者说,是一个体制结构的问题。

    写了那篇文章之後,我洋洋得意觉得自己很有见解。好了,有一天重读原典的时候,翻到一个畅销作家两千多年前写的文章,让我差点从椅子上一跤摔下来。我发现,我的“了不起”的见解,人家两千年前就写过了,而且写得比我还好——韩非子的《五蠹篇》。

    韩非子要解释的是:我们中国人老是赞美尧舜禅让是一个多么道德高尚的一个事情,但是尧舜“王天下”的时候,他们住的是茅屋,他们穿的是粗布衣服,他们吃的东西也很差,也就是说,他们的享受跟最低级的人的享受是差不多的。然后,禹当国王的时候,他的劳苦跟“臣虏之劳”也差不多。

    所以,尧舜禹做政治领导人的时候,他们的待遇跟享受和最底层的老百姓差别不大,“以是言之”,那个时候他们很容易禅让,只不过是因为他们能享受的东西很少,放弃了也没有什么了不起。

    但是“今之县令”——在今天的体制里,仅只是一个县令,跟老百姓比起来,他享受的权力非常大。用二十世纪的语言来说,他有种种“官本位”所赋以的特权,他有终身俸、住房优惠、出国考察金、医疗保险……因为权力带来的利益太大了,而且整个家族都要享受这个好处,谁肯让呢?

    “轻辞古之天子,难去今之县令者也”,原因不是道德,不是文化,不是民族性,是什么呢?“薄厚之实异也”,实际利益,经济问题,体制结构,造成今天完全不一样的行为。

    看了韩非子的《五蠹篇》之后,我在想,算了,两千年之后,你还在写一样的东西,而且自以为见解独到。你,太可笑,太不懂自己的位置了。

    这种衡量自己的“苛刻”,我认为其实应该是一个基本条件。我们不可能知道所有前人走过的路,但是对于过去的路有所认识,至少是一个追求。

    讲到这里我想起艾略特很有名的一篇文学评论,谈个人才气与传统,强调的也是:每一个个人创作成就必须放在文学谱系里去评断才有意义。谱系,就是历史。

    文学、哲学跟史学。文学让你看见水里白杨树的倒影,哲学使你从思想的迷宫里认识星星,从而有了走出迷宫的可能;那么历史就是让你知道,沙漠玫瑰有它的特定起点,没有一个现象是孤立存在的。

  • 972000

    972000 2019-09-04 15:17:22

    以前经常从读者杂志里看到她的文章

    来自 彩神8大发快3—大发彩神8快3App
  • milanpirlo

    milanpirlo (买的不是书,而是我想了解的世界) 2019-09-04 15:20:01

    写的很棒!

    来自 彩神8大发快3—大发彩神8快3App
  • 阴阳怪气自干五

    阴阳怪气自干五 2019-09-04 15:26:46

    和章诒和一样长得丑,戾气没章重,文字比章好。

    来自 彩神8大发快3—大发彩神8快3App
  • 偷心賊

    偷心賊 2019-09-04 15:33:27

    文学是虚假的手法反映真实。
    历史可以知兴替。明智
    哲学使你头脑灵活。充满智慧

    来自 彩神8大发快3—大发彩神8快3App
  • 夏洛

    夏洛 (美值得追逐) 2019-09-04 15:37:58

    文字比章好——算了,你们随意

  • 耳语听风客

    耳语听风客 2019-09-04 15:41:21

    文学:矫情
    哲学:神经
    历史:朦胧

    来自 彩神8大发快3—大发彩神8快3App
  • 留光

    留光 2019-09-04 16:46:36

    读成台独吗?那历史也是白学了。

    来自 彩神8大发快3—大发彩神8快3App
  • 鱼🐟

    鱼🐟 2019-09-04 16:57:31

    我觉得写得好棒啊............文学讲述的简单明了,读来身同感受,矫情在哪里呢- - 哲学也用了一种显浅的举例来阐述,怎么就神经了呢....

  • 马子

    马子 2019-09-04 17:59:44

    读过历史的人也不会是台独

    来自 彩神8大发快3—大发彩神8快3App
  • 轩辕青阳

    轩辕青阳 (中间偏右,守序善良。) 2019-09-04 18:00:30

    lz你是在呼应龙应台对香港的态度是对的吗?

    来自 彩神8大发快3—大发彩神8快3App
  • 脸上咬个豁儿

    脸上咬个豁儿 (脸上咬个豁儿) 2019-09-04 18:25:31

    走入社会我才确立了读书目的,就是了解国家社会的“应然”与“实然”。“应然”部分以阅读政治哲学为主,辅以其他学科(如经济学、心理学)的基础书籍,目标是了解各家理论的优劣,提高逻辑思维能力,明辨是非,知道何者为善。“实然部分”阅读中国分析类和中国近当代史书籍,并对社会事件做好日常记录,最终构建自己对中国现实的认知体系和敏锐反应。两者结合起来就形成我——作为与他人签订契约的共同体中的一个个体——的完整理性。

    来自 彩神8大发快3—大发彩神8快3App
  • 我一定有中二病

    我一定有中二病 2019-09-04 18:32:22

    lz你是在呼应龙应台对香港的态度是对的吗? lz你是在呼应龙应台对香港的态度是对的吗? 轩辕青阳

    呵呵

    来自 彩神8大发快3—大发彩神8快3App
  • 轩辕青阳

    轩辕青阳 (中间偏右,守序善良。) 2019-09-04 18:36:12

    呵呵 呵呵 我一定有中二病

    你是枭阳国人吗,这么喜欢笑

    来自 彩神8大发快3—大发彩神8快3App
  • 斯多葛

    斯多葛 (宁静方能致远!) 2019-09-04 18:58:49

    和章诒和一样长得丑,戾气没章重,文字比章好。 和章诒和一样长得丑,戾气没章重,文字比章好。 阴阳怪气自干五

    是滴呢

    来自 彩神8大发快3—大发彩神8快3App
  • Out of Blue

    Out of Blue (读书) 2019-09-04 19:30:51

    写得真好

    来自 彩神8大发快3—大发彩神8快3App
  • deva

    deva 2019-09-04 19:36:58

    说几句和楼上不想管的话。我就是从小读文史哲,并只读文史哲的小孩(父母都是这方面的爱好者),并且一直读到博士(没毕业呢)。
    但我觉得我如果有小孩,应该不会让他从小读文史哲,并只读文史哲。我完全同意龙和上面几个书友的观点,

    因为我觉得:当一个文科的读书人真的太累了。真的太累了。就像她说的:“除了岸上的白杨树外,有另外一个世界可能更真实存在,就是湖水里头那白杨树的倒影。” 要处理两个世界信息,就要有能够平衡两个世界的能力,平衡内外,你我,天地,自心,太多了。

    虽然科学工作者的辛苦也是我不能揣测的,但我想他们的心里会更平静,甚至这种求索也更值得。

  • 明月湖边草

    明月湖边草 (知行合一) 2019-09-04 19:50:03

    读成台独吗?那历史也是白学了。 读成台独吗?那历史也是白学了。 留光

    只会跟着官媒人云亦云说台独的,估计也静不下心来读书

    来自 彩神8大发快3—大发彩神8快3App
  • 留光

    留光 2019-09-04 20:03:29

    只会跟着官媒人云亦云说台独的,估计也静不下心来读书 只会跟着官媒人云亦云说台独的,估计也静不下心来读书 明月湖边草

    读书读傻的还谈什么静心不静心?李敖过去评价龙应台是个文化上的台独分子,这也就罢了。小清新、小确幸活在自己的世界,并没有人说什么。但用这种狭小的格局和幼稚的政治观点去搅和政治,简直自曝其短。她以前的言论本就争议纷纷,最近这篇长文只要阅读理解没问题的人都能看出她内心对港独和台独的支持,否则怎么会引起官媒剧烈反应。只会众人独醉你独醒的,估计读书就像吸毒,越读越中毒。

    来自 彩神8大发快3—大发彩神8快3App
  • 明月湖边草

    明月湖边草 (知行合一) 2019-09-04 20:08:31

    读书读傻的还谈什么静心不静心?李敖过去评价龙应台是个文化上的台独分子,这也就罢了。小清新、 读书读傻的还谈什么静心不静心?李敖过去评价龙应台是个文化上的台独分子,这也就罢了。小清新、小确幸活在自己的世界,并没有人说什么。但用这种狭小的格局和幼稚的政治观点去搅和政治,简直自曝其短。她以前的言论本就争议纷纷,最近这篇长文只要阅读理解没问题的人都能看出她内心对港独和台独的支持,否则怎么会引起官媒剧烈反应。只会众人独醉你独醒的,估计读书就像吸毒,越读越中毒。 ... 留光

    李敖?你问问李敖在文化界什么风评,疯起来有几句真话?造谣过多少人?
    龙应台你只要把她书都看了就很清楚她是大中华情节很重的蓝营。一个当年顶着全台骂声坚持批评zf的人是小清新?

    来自 彩神8大发快3—大发彩神8快3App
  • qianli113

    qianli113 2019-09-04 20:10:01

    说几句和楼上不想管的话。我就是从小读文史哲,并只读文史哲的小孩(父母都是这方面的爱好者), 说几句和楼上不想管的话。我就是从小读文史哲,并只读文史哲的小孩(父母都是这方面的爱好者),并且一直读到博士(没毕业呢)。 但我觉得我如果有小孩,应该不会让他从小读文史哲,并只读文史哲。我完全同意龙和上面几个书友的观点, 因为我觉得:当一个文科的读书人真的太累了。真的太累了。就像她说的:“除了岸上的白杨树外,有另外一个世界可能更真实存在,就是湖水里头那白杨树的倒影。” 要处理两个世界信息,就要有能够平衡两个世界的能力,平衡内外,你我,天地,自心,太多了。 虽然科学工作者的辛苦也是我不能揣测的,但我想他们的心里会更平静,甚至这种求索也更值得。 ... deva

    其实每个人各有不同,有的人只在乎过好自己的小日子,有的人可以心无旁骛从事自己的专业,也有的人就是喜欢在两个世界间思考,不完善自己的思索他的一生也许都无法安宁…所以顺其自然就好了,如果作为父母能给予孩子更多元的选择和尝试的机会就更好了

    来自 彩神8大发快3—大发彩神8快3App
  • 留光

    留光 2019-09-04 20:16:34

    李敖?你问问李敖在文化界什么风评,疯起来有几句真话?造谣过多少人? 龙应台你只要把她书都看 李敖?你问问李敖在文化界什么风评,疯起来有几句真话?造谣过多少人? 龙应台你只要把她书都看了就很清楚她是大中华情节很重的蓝营。一个当年顶着全台骂声坚持批评zf的人是小清新? ... 明月湖边草

    得了吧,上一次她上热搜还是港大演讲被骂上去的,司马独之心就已经是昭然若揭。再说蓝营,蓝营的政治观点是什么?反攻大陆是不可能的了,不统不独?跟着绿营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演给谁看呢?那我问你,有生之年我们国家要不要统一台湾?一国两制实际上是为谁而准备为谁在铺路?

    来自 彩神8大发快3—大发彩神8快3App
  • 我一定有中二病

    我一定有中二病 2019-09-04 21:25:39

    你是枭阳国人吗,这么喜欢笑 你是枭阳国人吗,这么喜欢笑 轩辕青阳

    不与傻瓜论长短

    来自 彩神8大发快3—大发彩神8快3App
  • 轩辕青阳

    轩辕青阳 (中间偏右,守序善良。) 2019-09-04 21:53:06

    不与傻瓜论长短 不与傻瓜论长短 我一定有中二病

    难跟中二讲道理

    来自 彩神8大发快3—大发彩神8快3App
  • 乘风

    乘风 2019-09-04 22:21:12

    读过历史的人也不会是台独 读过历史的人也不会是台独 马子

    辩证的看吧,不能因为一个人做了一件不好的事去否认这个人的其他方面啊。

    来自 彩神8大发快3—大发彩神8快3App
  • base

    base 2019-09-25 23:45:29

    文学是虚假的手法反映真实。 历史可以知兴替。明智 哲学使你头脑灵活。充满智慧 文学是虚假的手法反映真实。 历史可以知兴替。明智 哲学使你头脑灵活。充满智慧 偷心賊

    让头脑灵活的应该是数学,哈哈哈哈哈哈

    来自 彩神8大发快3—大发彩神8快3App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410592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最新讨论  ( 更多 )

↑回顶部